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重庆新闻中心 > 管理与法制

重庆潼南200亩耕地消失 村民抗争反被判刑

时间:2012-02-18 09:39:26  来源:中国有线电视新闻网  作者:记者谢贵华 熊宇

潼南县桂林街道办事处小舟村6社村民祖祖辈辈都在潼南县城的涪江边耕种、生活。然而2005年的一天,村民们忽然被告知:他们的土地属于国有土地,已经被拍卖给一家采砂企业,今后村民无权在该地块耕种。由此,全社200多村民赖以生存的土地一夜之间“飞”了,村民们很是想不通。从这一年起,陈昌平等10位村民代表踏上了“抗争”之路,至今没有结果。然而更让村民感到意外的是,6年后,陈昌平等村民代表竟然因为“抗争”而被判“敲诈勒索”罪。

那么,小舟村6社村民的土地怎么突然消失了呢?记者带着问题实地走访了村民并到潼南县相关部门做了一番调查。

       集体土地莫名变脸成国有

201114日,记者在群众的带领下来到了潼南县桂林办事处小舟村6社采沙场。在现场,记者看到七八台挖土机正在江边挖沙作业,许多地方已形成一个个小水塘。村民告诉记者:在千米之外正在采沙的几台挖土机,就是强行占用他们耕地的采沙场老板范树洪的,而旁边上万立方米堆积如山的河沙,正是从村民曾经的耕地上挖掘而来,正等着出售。

见到记者到来,一百多位村民陆续来到现场向记者诉苦。

“解放后我们就分了这片土地,家家户户都在这里耕种,已经几十年了,现在却成了别人的。那我们的土地在哪里呢?没有了土地我们怎么生活?”

原来,在2004年底,采砂业主吴建华告知在这里耕种的小舟村6社村民,他已经通过政府拍卖买下了这的采砂权,今后村民们不准在这片耕地上耕种了。村民对此不服,阻止施工;业主吴建华将村民告上法庭,但一审判决结果是该宗土地属于集体所有,业主采砂需与全体村民协商。业主吴建华不服,上诉到重庆市中级人民法院。

记者在一位村民手中见到重庆市一中院(20062265号终审民事判决书,判决书写道:“根据上诉人吴建华提交的《土地登记审批表》记载,该土地应当属于国有土地。但该土地是由被上诉人潼南县桂林办事处小舟村6社集体实际管理、使用、收益的,属于《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二条规定的土地性质,应当认定为农村集体土地。上诉人吴建华称该土地不是农村土地,51户村民及潼南县桂林办事处小舟村6社无权发包该争议土地的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由此,村民耕地被侵占一案算是暂时告一段落。

一位村民向记者出示了一份1952年土改时潼南县政府发给他爷爷陈定祥的《土地房产所有权证》,上面记载:“户主潼南县第四区新林乡塘房嘴村陈定祥,分得土地3.7亩,其中一地名叫竹林土,面积47厘,四至界南至大河边。”

              赢了官司又被判有罪

然而,手里的一纸终审判决,并没有结束村民们的恶梦,反而是更可怕梦魇的开始。

5年后,即20095另一业主范树洪,又拿着潼南县水务部门的“合法手续”,再次到这片已判为集体所有、村民享有耕作权的土地上进行采砂作业。陈昌平等村民代表再次阻拦施工。为让工程顺利开工,业主范树洪先后分7次共拿出36.8万元作为对村民的补偿。

然而潼南县检察院2010年对陈昌平等村民代表提起公诉,认为“被告人陈昌平等10人索要公民财物数额巨大,已触犯《刑法》第274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敲诈勒索罪追究其刑事责任。”陈昌平等人被取保候审。

2011年底,案件终于有了结果。代表村民争取占地赔偿的陈昌平等人,分别被判处3年以下缓刑和38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深入调查:谁在制造矛盾?

小舟村6社村民的200多亩耕地无端消失了,事情原本并不复杂,但村民为此多方奔走,到相关部门信访讨要说法,相关部门坚持认为该地应该属于国有河滩地。

世代耕种的集体土地,有《土地证》为证,却怎么突然之间又成了国有河滩地了呢?村民们很是想不通。对此,记者查阅了相关法律法规。

据了解,国家土地管理局曾部署从1990年全国开展第一次土地详查工作,在全国范围内依照国家土地管理局[1989] 国土[籍]字第73号文件《关于确定土地权属问题的若干意见》的规定进行了国有和集体土地界线的确认确权工作。记者翻阅了该文件,其第一条规定:城市市区的土地和土地改革时未分配给农民、没有给农民发土地所有证的土地,包括耕地、林地、水面、荒山、荒地、滩涂等属于国家所有。”第九条规定:土地改革时分给农民并颁发了土地所有证的土地,现在仍由村或乡农民集体经济组织或其成员使用的,属于农民集体所有。”

1952年土改时,潼南县政府发给陈定祥等村民《土地房产所有权证》,确定陈定祥的土地边界连大河边。

显然,小舟村6社河边的土地应认定为农村集体土地。

同时,法院也认为:小舟村6社的土地由6社集体实际管理、使用、收益,属于《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二条规定的土地性质。据此,也可以认定小舟村6社河边的土地为农村集体土地所有权。

但是,潼南县水务局在范树洪没有履行集体土地征用手续之前就向其发放了采砂许可证。显然,正是由于部门的失职,造成了范树洪采砂行为对集体土地使用权的侵犯;村民阻止范树洪违法采砂行为、要求赔偿违法采沙带来的损失应该是合法要求;而潼南县检察院对此一环节失察追究陈昌平等10人敲诈勒索的刑事责任就无立足之地了。

“采沙场老板吴建华与我们队长在2004年私自签订《土地承包合同》进行采砂作业,我们要求撤销该合同进行打官司, 2006年重庆市一中院终审判决合同无效,土地仍然属于农村集体土地。但现在又出现这样的事。到底是谁在违法?”

“一而再,再而三的,原本是我们的集体土地,但被莫名其妙的收走,现在我们又面临10位村民被县检察院提起公诉追究刑事责任。我们土地没有了,钱也没有了,还要被判刑,世上还有没有公理啊?”

在采访现场,村民们群情激奋。

记者经过多次调查,在潼南县国土、水务部门及街道、现场之间反复走访核实,最终找到了问题的症结所在:村民持有的《土地承包合同》(1982年核发)和《土地承包证》(1998年核发)均证明该宗土地为集体土地,但所作的界限划定与水务部门的界定分界不清。从而导致村民的承包地被水务部门强行划定为国有河滩地。

要解决争议其实很简单,只要到现场去核实丈量一下,一切就都清楚了。

“在给业主核发《采砂许可证》之前和争议出现后,有没有到现场去丈量核实,到底哪些是村民的耕地范围,哪些才是真正的河滩地呢?”采访中,记者对相关部门的工作到位情况产生了疑问。

“哪有那么多精力哟,我们人手少,忙不过来。”潼南县国土管理部门负责该片土地的工作人员这样回答。

【记者手记】明明是由自己耕种的农村集体所有的土地,突然间变成了国有土地。只要一到现场核实丈量,一切便都真相大白了;这个原本是政府工作人员职责范围内应该做好的工作,但相关部门却坐在办公室里照搬书本;而当争议出现后,有关部门也没有再次对实际情况作深入调查,一切都是在纸上谈兵。试问:到底是谁在制造矛盾?矛盾的背后还有没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因素对此将继续关注。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责任编辑:

cncamanage】
分享到 :
新浪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腾讯空间
人人网
分享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开心网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免责声明:

  1. 1、 凡本网注明“来源:CCDFTV 国际焦点中文电视台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CCDFTV 国际焦点中文电视台 ,欢迎转载,但需注明“来源:CCDFTV 国际焦点中文电视台”,并在使用上述作品时请勿涉及商业行为。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 2、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CCDFTV 国际焦点中文电视台)”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 3、 如果本站原创文章有侵权及失实行为请及时联系我们。

           电话:
推荐资讯
视频 海盗与宝藏
视频 海盗与宝藏
视频 中美司法合作 贪官无“避罪天堂”
视频 中美司法合作 贪
视频 媒体:中国首艘自建航母年内下水 3年内服役
视频 媒体:中国首艘自
视频 习近平出席华盛顿州联合欢迎宴会并发表演讲
视频 习近平出席华盛顿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